甫一

烈焰灼烧,我方为我

屋子里的大象

  HW无差 
  PG—13
  弃权声明:他们永远不会属于我
  OOC!OOC!OOC!
  
  Summary:有很多事我没有告诉你,你不知道,而我假装不知道。
  
  ①
  有很多事情,我没有告诉你,你不知道,而我假装不知道。
  事实上,我清晰地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的每一个细节。那个时候我的脑海里没有一丁点关于Redbread或者说Victor的印象,所以那个时候我还察觉不到你和Victor在外貌特征上有多么相像。当然,我第一眼注意到的,也不是你的外貌。
  那天之后我贴了三片可卡因,我不知道那是因为你,还是因为案子。我没有多想。
  粉色的研究。我一直都记得那件案子,也记得那个可笑的标题。我也记得你用一根手指摁着电脑键盘皱着眉冥思苦想的样子。这些我都没有忘记,只是你从来没有提起,我也就没有说过。
  贝克街221B的壁炉总会很合时宜的燃烧着。我不经常在夜里的时候陷入睡眠,我思考。我思考的时候拉小提琴,我把我的思想告诉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听懂。哦,你当然没有听懂,你那只比平常人聪明一点的小脑瓜子当然听不懂。我会拉你喜欢的曲子,那是我在讨好你。
  我在我们的房子里拉小提琴,我在我们的家里讨好你,你不知道是这样,而我假装不是这样。
  我收拾屋子,带你去吃饭,让你用我的卡,去买牛奶,在博客上道谢,我进犯你的私人空间,玩你的枪,用你的电脑,让你帮我发短信,不断的催促你来到我身边,和你一起欣赏伦敦的夜色……这些你或许察觉到了,又或许没有。你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我假装这很正常。
  
  ②
  The Woman。你一直以为我喜欢她,你以为我在说谎。
  我承认性是我没有涉及过的领域,这或许是我的弱点,或许不是。但至少,The Woman认为是。她险些胜了我,不过她还是输了。你却以为我爱上了她。你以为我不懂什么才是爱上一个人的反应。
  呼吸急促,心跳加速,瞳孔放大。她就是因为这些输给了我,你没有看到,而我无从说起。
  Moriaty。他执意要开启他的游戏,他让这个世界都背向我。你不知道当你和我站在一起时,我是有多么感谢上帝。你不可能会知道,而我不会承认我会感谢虚无的上帝,但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有多感谢你。
  感谢你的义无反顾,忠诚不一。
  你不知道我出现在了我的葬礼上,因为我小小的任性,Mycroft不得不让我在伦敦多留了几天。我看见你出现在我的葬礼上,你穿着黑色西装,背脊挺直,你的身边有很多人,他们在哭泣,他们看着你,好像你要哭泣。
  你哽咽着声音说,Please。
  你说,Please,Sherlock。
  我突然想起我对你说过很多次“Please”,而你每一次都纵容了我。
  你不知道我听见了你的请求,所以你不知道我为了你加快了很多进程。你不知道那两年我的日夜思念,而我回来后,再无法谈起。
  这些你都不知道,而我假装它没有发生。
  
  ③
  Mary,你的女朋友,你的求婚对象。
  Mycroft对我说。
  我顺起领结,顺走眼镜,画上胡子,我站在你的面前,而你沉浸在求婚的紧张中没有注意到我。我看见Mary坐在你的对面,你看着她,眼睛里是温柔的光芒。你从未那样看过你的每一任前女友,你没有察觉到这个事实,你从不观察。
  我打断了你的求婚。
  你看见了我,你眼底那片沉静的海洋被打乱。我看着你的悲伤,你的思念,你的痛苦。我突然发现我计算对了所有,唯独算错了你的反应。
  Mary说,天呐,你还活着。
  我有点厌烦她的声音,我当然活着,我甚至知道她什么时候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你和Mary离开后我站在伦敦的街头。我抬起头看向伦敦的星空,它就像那天我们一起看到的那样。我站在那里看了很久,直到Mycroft用摄像头提醒我。
  我每次看到这样的星空都会想到你,你不知道,我闭上眼,咽下苦涩的绝望。
  大火总能暴露我们最珍视的东西。
  My heart,John Watson。
  你一直都以为我爱着The Woman,你以为我的否认都是撒谎,而你从来只看,不观察。
  与Moriaty的那次博弈,跳楼是我和Mycroft最不得已的方案。那个方案可以最大限度的保护你。就像我杀掉马格努森,就可以最大限度的保护你。
  这些你都不知道,而我从未解释过。
  我真心觉得你给你的女儿起名为Sherlock的建议不错。这样也行有一天我可以听见你说,I Love You,Sherlock。
  I Love You,John。
  
  ④
  Mary很聪明,从我第一眼见到她时我就知道。
  我喜欢她,因为她爱你,作为Mary Watson。
  在异国的小镇上,你说,这么多谎言。那时我坐着屋子的另一边,我看不清Mary的神色,但我想她的神色应该和我差不多。那一刻我突然发现我和她是如此相像,我们都爱着你,我们都因为过去伤害你。我的谎言,她的谎言,你的谎言。
  我看着你的爱,你的恨,我看着你从我们的初遇走到现在,你走向我,又离开我。
  我没有和你谈起过我的思维宫殿里有一个房间,那里有你的存在。
  Mary死后我磕了很多药,我会出现很多幻觉,很多次我看见你坐在你的扶手椅上,穿着件枣红色衬衫,皱着眉思索着为我们的新一次冒险起什么标题。
  清醒后我想起你正在你的房子里,独自一人舔舐着自己的伤口,你拒绝我的靠近,你说到此为止吧。
  清醒后我抑制着自己暴戾的欲望,我毁掉221B,废墟里你的扶手椅兀自矗立。在这间屋子里,你写着博客,你喝茶,你给我泡咖啡,你给我念报纸,准备早餐,整理屋子。我给你拉小提琴,演绎你,听你的称赞,我看着你走出去,我闭上眼,把这些景象全部挥散,我假装我没有在思念你。
  这一切后我想到了我们的最开始,我们最美好的时光。
  我们之间的所有,就像屋子里的大象。它存在,而我们假装它不存在。
  
  
  
  
  
  
  
  
  
  
  
  

评论(1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