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一

烈焰灼烧,我方为我

730天

福华无差
PG—13
OOC

  01、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悲伤,你越渺小,你的悲伤就越巨大。                  《The dresser》
  “你觉得今天晚上应该吃什么?”
  “你不该在这儿的。”
  John醒来时天还未亮,钟表上的时间是4:10。John眨了眨湿润的眼,他的脑子里一片轰鸣。
  John一直在做梦,做各种梦。有时他梦见他一个人站在深夜的伦敦街道,街灯把周围照得亮如白昼。John在梦里想不起自己是谁,他不知自己的来路,不知归途。John在街道上一个人睡去。
  第几天了?John想道,第305天。
  这是Sherlock死后的第305天。
  走在街道上时他遇见了之前的好友Mike,Mike非常高兴地叫住他,然后却又望着他欲言又止。John突然觉得有些烦躁。所有人都知道Sherlock死了,所有人都望着他欲言又止,仿佛那个名字都成为了一个禁语。Mike看着他,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多难过?John站在诊所里,用手遮住眼睛。
  “John,”有人站在门口喊John的名字。John猛然转过身,遮掩住自己微微颤动的手指。那个人走近他,轻声说了句,“生日快乐。”
  John再次醒来时,钟表上的时间是5:25。
  
  02、The course of life
  
  “西格森,这里。”老杰克把一瓶白兰地扔到一个高瘦男人的怀里,男人盘腿坐在地上,拧开瓶子灌了口白兰地。“为什么来希腊?”老杰克问道。
  西格森把白兰地放到地上,微仰起头看向地中海的天空,“因为我一个很重要的人想来这里。”
  地中海的天空格外湛蓝,西格森眯起眼,用手遮了遮太过灿烂的阳光。
  “我妻子,前年去世了。肝癌,发现时已经是晚期了。”老杰克说道。
  “我知道。”西格森闭上眼,“你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三十年以上,保存的很好,你对你的妻子感情深厚,外部有刮痕,最近几年你尝试摘下来,但最后又狠不下心……抱歉。”
  “我是个混蛋,南希嫁给我三十年,没有一天过得安稳,”老杰克躺在地上,紧闭着双眼,“有时候我会想南希为什么会嫁给我这个混蛋,想的多了就开始头疼,我不断地喝酒,打架,变卖家产,流浪街头。我无时无刻不在昏迷,无时无刻不在清醒。”
  “她死了之后,我的生活不再有意义,我活着,只是为了纪念她。”
  西格森睁开眼,灰蓝色的瞳孔里晦暗不明。很久之后西格森的耳边传来老杰克的呓语。西格森站起身,朝着港口的方向前进。他在希腊待了够长的时间,是时候要离开了。
  
  03、你飞过山川和河流,醉倒在我怀中
  
  很多年后John还是会想起那个场景,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的夜晚,伦敦难得的天晴,夜空星光灿烂,穿着黑色大衣的侦探站在屋顶上,背后是放大的月亮。
  John Watson站在狭窄的巷子里,如仰望神明。
  John在后来的岁月里反复回望那段时光,好像从那时开始,他的一生才像是今生。
  这几天John认识了一个女人,她叫Mary,金发碧眼,皮肤白皙,笑起来时格外温柔。John微微勾唇,笑的时候心脏却空洞的厉害,仿佛万物都将被吸入其中。
  John很少去贝克街,他不再提起Sherlock Holmes,他不再提起自己的今生今世,他开始度过自己漫长的一生。他依旧很早醒来,他会喝一杯黑咖啡,他留着胡子,仿佛自己已经老去,他好像已经开始过起老去的生活,他缓慢地走路,穿着黑色夹克,把衣领竖起来阻挡凛冽的寒风。
  他的战友说,John,你看起来平凡又孤独。
  John在雾气中行走,蓝色的眼睛暗沉下来,像雾茫茫的天空。
  
  04、好像我们认识了那么久,到头来不过素昧平生
  
  My dear John
  
       我在三天前来到了阿富汗,这个国家位于西亚,有大片的沙漠覆盖,干旱少雨,阳光炽热。
       至今英军里还流传着你的传说,医术精湛的军医枪法却是一流,还有一些关于你的似是而非秘而不宣的传闻,在此不一一累述。
      军营的人听说我是John Watson的朋友后异常热情,他们拉着我问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晚上的时候军营有人哼起了苏格兰的民谣。
      那个时候我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时光,竟是恍若隔世。
                                                                                Yours
                                                            Sherlock Holmes
  
  05、你是玉宇,澄澈辽阔,我是无尽的沧海碧波。  泰戈尔
  
  “你看起来好多了,John,”黑人女理疗师试探地看向他,“可以谈谈吗?”
  “我打算和Mary同居。”
  “Mary?Who's Mary?”
  窗外淋淋漓漓下着小雨,街道上的男人提着公文包举着黑伞匆匆走过,伦敦的天气有些阴沉,John露出一个笑容,“我的女朋友,Mary。”
  很少很少的时候,John会想起他的曾经,他想起他的少年时代,他个子不高,相貌不算出众,是学校里优秀的学生。他想起他父母还健在的时候,那时候Harry抢走他的一个又一个女朋友,又毫不在意地把她们抛弃,他想起后来,Watson家的两个孩子,一个天天喝酒烂醉如泥,一个穿梭在战火中醉生梦死。
  有时候,John Watson会觉得胸口空荡荡的,像是有一个黑洞,John用军人的意志力命令自己活下去。
  伦敦的天空阴云密布,像是有一场灾难将至。
  
  06、地球正逐渐崩裂,你将在东海岸感受这一切
  
  532天1小时12分。
  男人坐在白色的帆船里,百无聊赖地嚼着干面包。这是他离开John的第532天,独自航行的第13天。在海上的日子空洞乏味,他进入自己的思维宫殿整理数据。
  他看见John,John在221B里,他坐在他的专属沙发里,抱着一杯热腾腾的茶,他看见记忆里的自己站在窗口拉一曲门德尔松,他看见John眼里温柔的光芒。
  他看见某一天的上午,他提议和John一起出去散步,John一头雾水却依旧坚定地跟了上去了他想起那天的情景,连空气中的分子都纤毫毕现。
  
  07、这些天我梦见了海
  
  John曾经有过一段相当混乱的时光。
  John的一个朋友,曾经很好的一个朋友,在他的妻子离开后染上了毒品,他每天躺在家里,瘦骨嶙峋,他晃去酒吧,喝醉后和不同的人上床,醒来后自残丝地折磨自己。Johj偶然见到他时问他,何必呢?那个人额上的青筋暴起,眼中一片暗淡的死灰,他说,你不懂,你不知道那有多痛。
  John想着我当然知道。那个伤口蟠扎在胸口,不断啃噬着他的血肉,痛的他恨不得活活把心挖出来,他不断地做梦,梦里的黑发男人如折翼的鸟从高空坠落,他眼前一片血红。
  醒来后,他不断地对自己说,John,活下去,活下去。
  有时候他会出现幻觉,他会以为Sherlock还活着,他喊他的名字,他对他说,生日快乐。John突然想起他从来不知道Sherlock的生日是在什么时候,他从未提起,他也从未问过。
  
  08、寂寞苍山老
  
  他交了新女朋友,看起来好多了。MH
  看起来?我以为这种愚蠢的词汇你一辈子都不会用。SH
  我要他女朋友的资料。SH
  没有危险。MH
  还需要多久?MH
  三个月。SH
  静候佳音。MH
  我要你保证他的安全。SH
  I Promise。MH
  :)SH(已取消发送)
  
  09、从此之后,有正义的冠冕,为你留存。                                                       《新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伦敦的天空变得总是灰蒙蒙的,John的手指在空气中动了动,又毫无意义的放下,他深吸了一口气,缓慢地走在街道上。
  他刚刚和Mary分了手。
  Mary,Mary很好,可也仅限于此。
  一个妻子,一个家庭,一份事业,这些都是John曾经在战场上无数次祈祷过的东西,可就像他离开战场后开始怀念起危险一样,他并不真的想拥有那份平淡的生活。
  Watson家的两个孩子都是疯子。
  Harry忘不了她死去的爱人,而John,John忘不了Sherlock。
  “很抱歉现在才来看你。”John扶着冰冷的黑色墓碑,努力眨着眼让自己看起来没有太过狼狈。
  这是第641天。
  John感受到他胸膛的轰鸣,耳畔叽叽喳喳的鸟叫声,风吹过树叶的声音。
  John认识的最好的,最明智的人,长眠于此。
  
  10、我在听,你的叹息
  
  忙完一天的工作后Mycroft伸了个懒腰,正想习惯性的喊女助理的名字却突然想起她已经调离了这里。他一直都很欣赏自己的助理,她聪明,果断,办事严谨。她还很年轻,年轻人就应该出去闯一闯,而他已经老了。
  Mycroft拿出自己的私人手机,输入了一串手机号后又一个一个删掉,然后再次输入。手机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Mycroft不自觉地柔和了面庞,轻声问道,“探长,还在加班吗?”
  对面的人叹息了一声,显然对此已经司空见惯,他说,“Sherlock那小混蛋什么时候回来?”
  打完电话后Mycroft显然心情很好,他走到落地窗前,俯视着万千灯火的伦敦。这个古老的庞大的国家正一丝不苟地运转,Mycroft为此略进绵薄之力,他为此自豪。
  Mycroft尽可能站在接近这个庞大国家的心脏处,并时时为之折服。
  
  11、生活唯一确保我们的,就是死亡。
                                           《漫长的告别》
  第700天。
  第700天的时候Sherlock来到了中国西藏,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穿着破烂的衣服,就像一个饱经风霜的流浪汉。他坐在庙宇的墙角,听里面传来的梵歌,Sherlock对此研究不多,并未听出这是什么歌。
  除了和犯罪组织博弈外,Sherlock有充足的时间来体会这里的风土人情。Sherlock参加过一场葬礼,葬礼上死者的丈夫面容镇定地走完了整套程序,看似毫不悲伤,如果Sherlock没有看见他颤抖的手。Sherlock会想象自己的葬礼是什么样子,他预练了很多次再见到John时的情形,他总是无法拒绝戏剧性。
 想到这儿Sherlock的内心有些雀跃,他告诉自己,镇定,要镇定,你可不是小孩子了。
  Sherlock有过一次濒死的经历,那时他站在阴冷潮湿的洞穴里,计算着海水涨潮的时间,就像是在计算自己生命的倒计时。
  可我不能死,我总归会死,但我现在必须活下去,Sherlock的眉毛上结了一层冰霜,黑暗如潮水般涌入他的意识。
  第701天,Sherlock看着西藏欲垂于地面的星空,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
  
  12、All lives end。
  
  “Sherlock,”John坐在221B的沙发里,“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黑发男人站在窗户前,面容依旧苍白而冰冷,灰蓝色的眼睛闪烁着无机质的光芒。
  “我很想你,”John用手背遮住眼睛,“这两年很多次我想起我们之前的时光,那些时光好像是前生的事了。”
  “这是你离开的第731天,你离开后我会做很多梦,有一次我梦见我漂浮在伦敦的上空,我找不到你,找不到出路。”
  “后来我想起我的前半生,好像我经历了那么多就是为了和你相遇,可是现在,故事结束了。”
  “All lives end,All hearts are broken。”
  
  END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