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一

烈焰灼烧,我方为我

【TSN/ME】欲望野心与玫瑰花蕾 01


※野心革命家Mark/保守派王子Eduardo

※腐朽王国的变革和爱情

※《渔夫与他的灵魂》设定AU

※OOC

00

穿着崭新的由金线织成的长袍的国王坐在镶满了宝石的王座上,神色孤戾。

圆形的穹顶把国王笼罩在阴影之下。

这一天是新王国的开始,新纪元的第一天。

即使是这一天的阴雨天气也没有成功阻止民众们带着鲜花在街上狂欢的热情。同样冒着大雨的记事官穿着一身漆黑的雨衣站在王国的高塔上写下记录这一天的第一段话——

“连绵不断的大雨冲刷了王国的城墙下的鲜血,长达了五百年的Saverin政权在今天结束——随着Saverin家最小的孩子Eduardo Saverin王子的死亡,新的政权,属于Mark Zuckerberg国王的王国正式成立。

这一天的天气是如此阴冷,而又可以窥见阴云后的光明。”

01

每天Mark都会来到森林深处的这颗大树旁边,席地坐在大树的下面。

他的脑子里永远都是嗡嗡的噪音,张牙舞爪的漆黑的风暴一次次凶狠地刮过他大脑。城镇里最负盛名的医生怵于他面无表情的瞪视悄声说让他去找西边教堂里的神父。那个斜斜歪歪披着袍子的神父神神道道地告诉他让他等在这颗树下。

“你将在那里遇见……”神父顿了顿,“the one。”

每天Mark都会来到森林深处的这颗大树旁,他会在这里待一整天,带着他脑子里的嗡鸣声抬头盯着翠绿的叶子间泄露出的阳光。日复一日,从未变化。那是他过去十八年来最平和也最暴躁的一段日子。

第13天的时候Mark待着的那棵大树终于有了变化——在Mark来到的时候,树下已经躺着一位衣着华丽的小王子。

他棕色的发丝柔软地服帖下来,白色的肌肤泛着象牙白的光泽,他的面容带着点锋利和柔和的矛盾——恰到好处的英俊。宝石蓝色的华丽衣袍像它的主人一样安静的有些祥和。

“Well,”Mark注意到了他蹙着的眉和他胳膊上插着的锋利的羽箭,“一个落难的贵族。”

Mark停留在几步之外。

今天的天气一如既往的好,阳光穿过翠绿叶子的空隙洒在Mark身上,困扰了他几个月的噪音和疼痛在他离那个过分英俊的落难贵族几步远的时候骤然消失。Mark微眯着眼享受着这久违的舒适感,又几近叹息地吐出不怎么带感情的词语,“The one.”

逃过了叶子阻挡的阳光同样落在了躺着的那个人身上,它们似乎有些急切地想唤醒他。而那个人也不负所望地挣扎着睁开了眼。

Mark飞快地瞥了他受伤的胳膊一眼。

然后视线又移回到他的脸上。

“Em……”Mark发出一个无意义的混音,刚醒来还没搞清自己现在状况的落难贵族只来得及条件反射的绷紧身体紧戒起来——他的眼里还是一片茫然的清澈。

搞不好他是被某个喝醉了的猎人当成小鹿射伤的,瞧他的眼睛,Mark不着边际地想道,那双甜蜜的焦糖色的眼里一片懵懂的小鹿般的眼。

他可真好看。

Mark崩着面无表情的脸。

—tbc—

XD超级超级短的一点,就当是个预告吧(……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