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一

烈焰灼烧,我方为我

【TSN/ME】欲望野心与玫瑰花蕾 02



※野心革命家Mark/保守派王子Eduardo


※腐朽王国的变革和爱情


※《渔夫与他的灵魂》设定AU


※OOC



02


在Eduardo不算长的顺风顺水的前二十年里,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狼狈又尴尬的时刻。


本来只是一场普通的像过去几百年举行过的一样的狩猎,国王骑着棕红近黑的骏马走在前方,王冠上斑斓的宝石会在阳光下闪烁出璀璨的光,近侍穿着白线与红线织成的轻薄骑装步行在国王马匹的旁边,骑士们和大臣们跟随在国王的两侧。就像国王的任何一次出行一样。


说实话,在行猎日这天袭击国王的行队这种事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发生过了,以至于当穿着蓝白色衣服的袭击者突然出现时,行队里从上到下都有些懵。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在国王右侧的Eduardo王子,他率先抽出自己的佩剑朝懵住的众人大喝了一声“保护陛下”然后就义无反顾地冲进了刺客里。


骑士长只来得及挥手示意第一队去到Eduardo王子身边保护就被卷入了战场。


袭击者来势汹汹。


但其实如果只是像往常一样遭遇袭击的话,骑士团和护卫队是完全可以安然解决的。如果是像往常一样——没有叛徒的话。


Eduardo王子是被自己的近侍不知不觉引离战场的。他的近侍是一个有着金黄色卷曲半长发的年轻人,像他这个年纪的所有年轻人一样健康活泼。近侍是由王后亲自挑选给王子的,他在之前也不负王后重望有着骑士般的精神(如果不是他出身太低的话他早就可以成为一名颇负盛名的骑士了)。


当然,对于这位有着骑士精神的出身低微的年轻人的夸赞可能也就到此为止了,这他兢兢业业的为王室工作了五年之后,他终于还是撕破了忠厚的面具背叛了Eduardo王子。


由一个Eduardo王子亲信的人把他不着痕迹的引走,然后再让他们队伍里箭术最好的人把他射杀——迂腐的Saverin国王将要失去他最宠爱的幺子了。


不不不,这可不是一个绝妙的主意,反叛军内部在商议这次计划时高层就有人反对这个主意,“激怒那个狂暴的暴君可不好。”有人如是说,当然也有人立刻进行了反驳,“是时候让我们的军队打响名号了,而且说不定还能狠狠把那个暴君气一顿。”当然气死最好,那个人没把这个不切实际的纯粹抱怨的话说出来。


真糟糕,在意识到不对的时候Eduardo有些懊恼,我早该发现的,他想道,在那些人出来时就应该看出来这次不是什么乌合之众,他们很明显是有计划的。只是没想到那些人这次的计划是朝着他来的。


那个在Eduardo王子身边待了五年的近侍最后还是动了恻隐之心,大概是想到了这位仁慈的王子哪次对他的恩惠,他在最后的时刻推了Eduardo一把,堪堪让那支射向王子心口的箭射到了胳膊上。没有理会那些穿着蓝白色服装的袭击者,Eduardo当机立断地进到了森林深处,就像一只熟知森林的小鹿瞬间消失了。


就是这样,尊贵的Eduardo王子遭遇了他人生中最狼狈的时刻。当他睁开眼的时候,他又遭遇了前二十年最尴尬的时刻。


他最先看到的是一双皮革鞋,Eduardo为它的粗糙做工皱了一下眉。


再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张崩的紧紧的面无表情的脸。


“嘶——”伤口的扯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Eduardo尽量深呼吸来缓解疼痛,然后他才带着点尴尬看向全程盯着他的那个人,“你好,”他舔了舔干燥的唇,“我是说……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