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一

烈焰灼烧,我方为我

犹恐(上)


一个雌雄大盗的脑洞

※狄仁白×蓉宫女

※双黑化预警

※设定有修改

00
是夜。

江湖的夜总是格外不平静。

武功稍好点的人还能在擦过屋檐时只留下很小很小的声音,更多的是那些武功不怎么样却自视甚高的人没完没了地磕碰着屋顶上的瓦片。

噼里啪啦的让人心烦。

幸好他现在年纪大了。

想他年轻那会儿现在恐怕会有很多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命丧黄泉了。

很多人老了脾气都会变得好一点,耐心也会变多一点。
更何况今天他要等人来。

于是耐心就变得格外好起来。

01
南国皇帝有着天下至宝的消息已经人尽皆知了。

白听到这个消息的时间比其他人早太多太多。但他那个时候对这个东西并没有很大的兴趣。他那个时候正忙着游山玩水,一个人租了一叶小舟躺在上面,手边是千金难求的好酒。

青山绿水,朗朗明月,风往哪里吹,他的小舟就往哪边走,随心所欲,无拘无束。

在这种情况下,谁还有心情去关注什么劳什子的宝物。

03
白在江湖上有着很响的名头,其中一个被江湖人称为天下第一神探狄仁白。

传说总是带着迷信的夸大色彩,然而也总有些人迷信般相信着这些传说。故以慕名而来找白破案的人非常之多。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无非是有了许多不需要自己去碰见的案子而已。可是就这样放任着久而久之他终于烦透了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打扰他清净生活的人。

白开始故意让人难以找到他的行踪,这很有效地减少了拿着莫名其妙的案子来找他的人的数量。

南国皇帝有着天下至宝的消息甫一传出来的时候白正匿在南部的一个小镇子里,小镇子里有着天下闻名的酿酒师傅。

白并不好酒,他来到小镇只是因为好奇这个天下之最到底是个多么厉害的人。

可惜的是,他还没来得及探讨一下那个酿酒师傅有多厉害时就被一个算得上熟人的人给烦走了。

04
更烦的是,那个人在他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地方时又来找他了。

05
“魏将军,”白的语气非常不耐烦,“我以为我之前说的已经够清楚了,我对那个传说中的至宝没有兴趣。”

来人一身黑色短打,随着几声呼呼的风声来到了他的小舟上。他脸上始终习惯性地带了几分笑意,这几分笑意使他看起来不像其他武将那样戾气深重,他看了眼白手边的那坛酒。

“怎么喝桃花酒,娘们兮兮的,男人就应该喝烈酒。”魏将军伸出大掌拍了拍船。

白翻了个白眼。

“这酒可不是我要喝的,这是为你准备的,”白忽视魏将军要急眼的表情,“这是苦离大师今年的最后一坛酒。”
白不好酒。魏将军极其好酒。

苦离大师就是那个天下第一的酿酒师傅。世人不知其男女,不知其年岁。

白手里的这坛桃花酒是苦离大师酿的第一坛桃花酒。

“哎——”白拨开魏将军伸向酒坛的手,唰的一下打开写着天下第一神探的扇子,“你带着酒走,以后再也不要因为那个东西来找我,或者——”

白抓起酒坛凌空。

“别别别,”魏将军看着酒坛痛彻心扉,“我带着酒走,我带着酒走。”

白随手把酒坛扔过去。

06
“如此良辰美景,当浮一大白!”魏将军揭了坛封,仰头灌了一大口。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狄仁白,我忘了告诉你,我这次来不是来找你去找那个宝物,我是要来告诉你,前段时间盛传着那个人要去取南国皇帝的宝物了。”

魏将军乐呵呵地看着白啪的一声折断他那把从不离身的折扇。

未完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