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一

烈焰灼烧,我方为我

为谁风露立中宵

※狄仁白×蓉宫女
※双视角

01
蓉宫女对他们说:

“我是个向往自由的人。”

说这话时她的蛾眉才因着这难得的疏狂稍舒展开来,不再是看见“公主”的死后的眉尖微蹙,仿佛时刻都笼着轻愁。

狄仁白知道她没有说谎。

02
在蓉宫女被抓过来的那一刻,狄仁白就已经觉得这个案子没有再查的必要了。

他游离在局外看着这些局中人的时候就已经明白,凶手是谁并不重要,公主是怎么死的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些个太子将军想要怎么处理。

蓉宫女是一个多么好的替罪羊啊。

一个胆大妄为奴才杀死了自己的主子,合该被千刀万剐。而撒太子和魏将军也不过就是个保护不力罢了。

如果不是注意到了蓉宫女的异常,狄仁白几乎对这个案子失去兴趣了。

第一次发现异常是在蓉宫女刚被鬼侧妃抓过来的时候。

她看着那个死在喜轿里的“公主”,眼里最多的竟然是愧疚。

真是奇怪又有趣的反应。

03
蓉宫女没想到小雁会死在她和撒太子大婚的这一天。

她在看见那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尸体时是有着心虚和愧疚的。

那个隐藏在暗处的人想杀的人是“公主”。

可没有人知道的是,她才是真正的公主。

这样的想法才稍稍在她的脑子里成型就被现实的困境打散了。

一国太子,一国将军,谋士,太子侧妃,还有一个被抓住的木兰国的刺客。

这场面对她实在是太不利了。

这里的随便一个人想杀死一个“宫女”都是轻而易举的。

同理。

想嫁祸也是。

04
天下第一神探。

狄仁白。

蓉听说过他的名号。

当时她不以为然。

虽然她从小就随着母妃被拘于小小一方天地,可她也知道这世上有太多太多名过其实的人。

天下第一神探?

蓉起初对他是不抱什么希望的。

更何况,如果她不曝出自己真正的身份,仅凭一介布衣的一腔热血又怎么可能斗得过宫廷里的风云诡谲。

可能就是有着这样的想法在先,当蓉发现狄仁白的确还是挺厉害的时候她对他的好感就开始剧增。

她挺欣赏他的,蓉想着。

没错,欣赏。

05
大概是因为一开始就对蓉宫女产生了怀疑,狄仁白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的注意力总是不知不觉地跑到她身上。

不得不承认,蓉宫女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06
母妃在蓉很小的时候讲过她自己的故事。

她年轻的时候爱过一个人。

他们初遇的时候她爱的那个人就是一介书生,青衫白扇,才华横溢。那个人有一双桃花眼,笑起来的时候仿佛春风袭来。

她很爱那个人,很爱很爱。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她爱的那个人已经成为了一朝宰相,清风瘦竹,铮铮铁骨,只可惜,忧思郁结,英年早逝。

07
蓉在她公主的身份曝光后,查案的间隙里,对鬼侧妃讲起了这个故事。

她没什么其他的想法,只是看着鬼侧妃爱得那么辛苦,想开导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导,只好讲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故事。

然后她一转身,就撞进狄仁白的眼底。

他的神情那么温柔。

08
蓉小的时候,老嬷嬷抱着她轻声说:

“我可怜的公主啊,我可怜的公主!”

她每次都要在心里反驳,有什么可怜的,我才不可怜。

可当她看见狄仁白的眼底时,那些经年的委屈突然就找到了她。

凭什么啊?凭什么我要被从这里关到那里?凭什么说我是天煞孤星?

09
狄仁白一直以为自己将来的人生就是一人仗剑天涯,结三两好友,酌几杯烈酒,有案子的时候就破破案,没案子的时候就独自去自己还没去过的地方。

他一度以为最好的生活就是如清风白云,来去自由,毫无牵挂,他也从不认为有什么会成为他的牵挂。

大概是上天都看不下去他的轻狂,于是就让与一个女人相遇。

他看着那个呆愣愣地看着他,眼中突然涌起了雾气的女人。

义无反顾地想要从天边来到她的眼前。

旧文搬运over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