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一

烈焰灼烧,我方为我

由来百千景

※白逍遥×蓉仙姑
※可能会有bug
※npc视角(?)
※可能会有修改设定
※设定纯属虚构,如有雷同……

01
“昆仑山啊,”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叟又开始要讲那个故事了。

老叟是在160年前来到的甄家村,160年前他就是这幅头发花白的老叟模样,160年后他依旧是这个模样。

在甄家村的这160年里,他一直在讲同一个故事。听故事的人来来去去生生死死,只有他,永远都是刚来时的样子。

甄家村的大人们对顽皮的孩童说,那个人是来自昆仑的仙人,自然是与平常人不同。

豆丁的爷爷就是这样对他说的。

相比起其他人来说,豆丁家对于那个仙人总是要知道得更加详细一些,无他,只是因为豆丁的曾曾爷爷是第一个发现那个倒在路边的仙人的人。

那时豆丁的曾曾爷爷听到的那个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昆仑山啊,那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

“那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

这是豆丁自记事儿以来听过的第无数次这句话了,和他同龄的人早就听烦了这个故事,哪怕讲故事的人是仙人都不能挽留住他们想出去玩的心了,谁要一直听着一个老头子絮絮叨叨地讲同一个故事呢?

至于大人们,在好奇心过去了之后谁还会去听一个那么俗套的故事呢?

那么俗套的爱情故事。

甚至连村头的王秀才都能一下子写个几十篇的那种俗套的爱情故事。

可豆丁就是喜欢听他讲那个故事。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到后来,也就只剩下了豆丁还愿意来听这个老旧的俗套的故事。

接下来是不是又要讲,有一个姓何的仙人收了一个百年来根骨绝佳的徒弟啊。

豆丁捧着脸望着老叟。

他已经能把这个故事倒背如流了。

无非就是一段本不该有的爱恋引发了一场本没必要的悲剧。

豆丁还太小,他没有办法对这个故事发表看法。

因为他不懂。

对豆丁而言,世界上最大的烦恼无非就是昨夜里又尿了床会被爹娘骂的很惨。

02
有时候豆丁会怀疑这个仙人已经不再活着了。

在他有限的记忆里,在还有人听仙人讲那个故事的时候,那些人总是有着无数这样那样的问题。可仙人从来都没有回答过。

仙人永远都是闭着眼,用同样的语气同样的速度讲着同样的故事。

就好像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而他这么多年来活着就只是为了讲完这个故事。

哦,当然,这些话是村头的秀才哥哥对豆丁说的。在秀才哥哥对豆丁说完这些话后他就再也没有来过了,听张大婶说,秀才在某个夜里,拿着一个包裹离开了。

“说是要找那个劳什子昆仑山,”张大婶把手往衣服上抹了抹,“什么昆仑山哟,我看那穷秀才自从他家娘子死了之后也是活不长了,离开了这个伤心地也好。”

张大婶说的混乱,豆丁也没怎么在意。

他不知道昆仑山有多远,不明白他此生也许都再也见不了那个和善可亲的秀才哥哥。

03
在后来的日复一日的一个人听着仙人讲着那个故事时,豆丁后来想的最多的就是,仙人还活着吗?

怎么会有人能够那么多年都不出去玩儿呢?

豆丁可一直记得有一次他惹了小英生气,小英半天没和他玩的时候他的那种难受劲儿。

04
豆丁没有用更多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

因为他很快就知道了答案。

就在仙人说完了那句开场白后,他睁开了眼。

时光扑簌簌从仙人的身上落下,头发花白的老叟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少年郎。

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唯一一个还在等着他讲那个故事的小孩子开口道:

“我当时就是因为昆仑山才玩的这个游戏。”

“我是这个游戏的最后一个玩家。”

05
甄至今记得他接受学弟的邀请来玩这个游戏时的情景。

《仙梦昆仑》曾经是一款很火爆的游戏。

甄曾经也听说过这个游戏,他身边玩过的人都推荐说这个游戏剧情丰富画面良心。可是如果不是他的学弟找到他,他可能永远都不会玩这款游戏。

游戏第一次出现bug的时候还没有那么多人在意。不就是莫名其妙被npc杀回了出生点嘛,大概就是服务器抽风了吧。

直到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出现了这个状况。

直到再也没有人能够过得了乌皇元神那一关。

甄受邀来找游戏问题的来源。

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那么小心翼翼地玩这个游戏刷剧情时,他竟然也像其他的玩家那样被杀死了。

甚至更可怕的是,他被拉进了游戏的世界退出不了。

所以当他回到自己的死亡点看到那些npc们竟然在寻找杀他的凶手时,他才会那样几近崩溃一样。

这简直是个不可能的世界。

这明明是一个游戏的世界。

甄落荒而逃。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曾经和他一起游历过一段时间的白逍遥找到了他。

06
白逍遥。

在一开始游戏的设定里,他就是一个重要的角色,后期他知道真相狂暴后还可以说得上是一个BOSS级的角色。

他是何田玉根骨奇佳的天才徒弟。

他也是昆仑山的掌门人。

甄曾经一步步诱导着什么都不知道的白逍遥一遍又一遍地杀了他转世的恋人。

玩游戏的时候甄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无非就是刷剧情刷物品。

一个npc有什么感情呢?

他的喜怒哀乐不都只是一道道程序吗?

npc怎么会痛苦呢?

甄曾经是这么想的。

可是当他自己也深陷游戏中不能自拔时,当他在荒野里突然被白逍遥拦住时。

他突然就感到了恐惧。

一遍又一遍诱使着一个人杀死自己的爱人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甄突然就意识到了。

于是他抢在白逍遥开口前道歉,他剖析着自己的行为多么过分,说他明白白逍遥不能原谅他的心情,可他为何要这么做的理由在他喉咙里滚了好几下都无法说出口。

直到白逍遥带着点不耐烦和疑惑的神情打断了他。

“我不在乎杀了什么谷什么的,”白逍遥抱着剑,眉眼间都是少年人的不羁轻狂,“我只是想帮她找到真相。”

“她想找到真相,我就帮她找到真相。”白逍遥说这话时神情十分温柔,温柔地就像是想到了自己挚爱的恋人,“所以我只需要你说出你知道什么。”

“当然,如果你不想说也没关系,虽然我很可能打不过你,但我不介意一战。”白逍遥继续说道。

07
“我先前说过,”豆丁僵着身子看着眼前这个大变样的仙人继续说,“我曾经和白逍遥一起游历过一段时间,虽然那段时间我没怎么注意过他,但我还是可以清晰地知道,那个后来拦住我的白逍遥和当年的那个npc完全不是一个人。”

“……怎么说,就好像是他突然有了灵魂,突然就变得生动了起来。”

“那个时候我还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直到我见到了她。”

“她。我该怎么称呼她呢?蓉仙姑?”

08
甄看过蓉仙姑的背景资料。

她是昆仑前掌门人的关门弟子,同时也是最有天赋的弟子。

蓉仙姑早年间出去游历,走遍了四海八荒,最终又回到了昆仑。

她回到昆仑的时候已然是四海八荒第一人。

09
发现白逍遥爱上了蓉仙姑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毕竟白逍遥的眼神实在是太明显了,那种看见了心上人的欣喜和爱意多到让甄一个旁观者都感到吃惊。

甄还胡思乱想着,多么荒诞啊,本应该刻印在白逍遥程序里的官配小谷在他心里留不下一丝痕迹,而跟他本来没有多少交际的蓉仙姑却阴差阳错地成为了他挚爱的人。

10
“那个时候我觉得很可惜,”甄侧身看向昆仑的方向,“因为我知道的太多,我知道最后的结局。所以我觉得他们之间必然是悲剧。”

“但其实现在想想,有些事,不是从一开始就已经改变了吗?”

11
某论坛

#仙梦昆仑游戏恢复运行了#

嘉如人侧:开发商是不是改了设定啊,奇奇怪怪的
吴虚:是的呀,好像是把玩家出生点改成了甄家村……真是让人无力吐槽
状状:搞笑的是里面那个叫甄丁的村长见着新人后就会说一句“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哈哈哈哈哈简直尬出天际
诶地南德:???什么沙雕设定连李白都抄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