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一

烈焰灼烧,我方为我

你再不来,我要下雪了

※白邮差×蓉大小姐
※甄公爵视角
※设定有修改

01
甄公爵第一次看见蓉大小姐是在诺恩夫人的舞会上。那时她穿着一件天蓝色的晚礼服姗姗来迟,就好像是误入人间的精灵。

老公爵对他说,这个小姑娘挺不错的,又灵动又美丽,还没有变成摆在桌上装饰的塑料花朵。她还像是你清晨刚刚摘下的玫瑰花,甚至还含羞带怯地收敛着自己的美丽。

02
老公爵把她当女儿一般疼爱。

至少甄公爵是这样觉得的。

其实也不难理解,很少有人能够不喜欢蓉大小姐,她有着恰到好处的可爱,而当她娇嗔地看着你的时候,没有人能拒绝她的要求。

在蓉大小姐接受老公爵的邀请住在这里的时候,甄公爵每天都能在早上刚起来打开窗户时看见她一个人在花园里采摘鲜花。这些鲜花最终会被摆放到大厅的花瓶里,他发现蓉大小姐对这有着极高的审美趣味。

更多的时候甄公爵会看见蓉大小姐在阳光灿烂的天气里坐在花园荫凉处的那个躺椅上,看书,或者蜷缩在躺椅上睡觉。

甄公爵觉得她就像是幸福地生活在城堡里受万人追捧的公主。

美丽,天真,又骄傲。

03
意外总是来得让人猝不及防。

04
那是冬天里的某一个下雪的日子里。

向来仪态很好的蓉大小姐几乎是惊慌失措一般闯进了他的书房对他说,“我父亲死了。”

05
甄公爵对蓉大小姐的养父知之不多,只知道那是个几乎不出门的古怪贵族。那个贵族的孤僻脾气在上流圈子里是出了名的。他们暗地里把他当成消遣,把他的故事讲了好几百个版本。

老贵族无妻无子,只有一个养女。理所当然的,他们在谈起老贵族时总会说到蓉大小姐。

甄公爵自然也听到过那些传闻。

穿着宝石蓝色的华丽裙子的淑女摇着羽毛做成的扇子在他的耳边说,那个女人啊,就是长在荆棘丛的玫瑰花。

06
蓉大小姐急匆匆地冲到他的面前说,“你觉得娶我怎么样?”

甄公爵从堆积的文件里抬头看向她。

“抱歉,我的妻子已经有人选了。”

甄公爵拒绝过很多人的各式各样的要求,这是他第一次在拒绝别人的时候感到难堪。

他徒劳地抓着笔尖,看着蓉大小姐跑了出去。

07
老公爵是在甄公爵结婚后不久去世的。

他的葬礼上来了很多人,每个人都装扮的肃穆又不失光鲜亮丽。

蓉大小姐穿着一件黑色的裙子,苍白的脸色衬得她的唇色愈发的鲜艳。

甄公爵在远处看了她一会儿。

然后又吞下一直随身携带的药片。

08
接下来的日子里,甄公爵总是能听到关于蓉大小姐的浪漫传说。

比如说有两个人为了赢得她的芳心约在了某天决斗,有人为博她一笑斥巨资打造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珠宝……

在这么多传闻当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却是她与一个神秘的不知来历的男人的故事。

在传闻里大家只能知道那个男人叫白,长得英俊潇洒,为人翩翩有礼,颇受贵族夫人和小姐们的欢心。

有人说他是某个没落贵族的继承人,手里有着大笔的财富;有人说他来自对岸的国家,家里有妻有子,来这里只为一段风流韵事;当然,还有人说他只是个平民,靠着一张嘴和颇具欺骗性的外表混迹在贵族圈子里……

然而事实上,并没有人真的关心他来自哪里。

09
据说他们是在老公爵的葬礼上认识的,莽撞的小孩把酒撒在了蓉大小姐的身上,隔着好几波人群的白突然就来到她的面前脱下了上衣围住了她。

“阁下,你不知道,当时我们都被他这个行为惊呆了,尤其是那些本来正和聊着天的人,”女人捂着自己的嘴呵呵笑着,“要我说啊,怪不得白那么得那些夫人小姐们欢心,瞧瞧人家多贴心啊。”

10
甄公爵还是会像老公爵活着时那样邀请蓉大小姐来城堡暂住,蓉大小姐也向来会欣然接受。要说与之前有什么不同,大概就是蓉大小姐再也不会在清晨的时候起来摘花然后放进大厅的花瓶里了。毕竟城堡的女主人有着自己对于房屋装饰的浪漫,蓉大小姐识趣地不去多加打扰。

没其他事情的时候甄公爵喜欢待在自己的书房里,看书,或者是处理各种文件。蓉大小姐有时会顺便拐进来在他的书架上乱翻,或者就是坐在那里和他聊天。

他们经常会聊到白。

“白是个很懂浪漫的人,”说到那个人时她的眼里都在发光,“每天早上他都会在我的门前放一朵红色的玫瑰花,而且还会细心地把拔掉刺,”蓉大小姐扫了书房一眼继续说道,“不过我住在这里的时候他就送不了啦。”

蓉大小姐有时候也会提起其他男人,她对他们的讨好不屑一顾,“没一个靠得住的”她一言概括。

11
之后的某一天,蓉大小姐突然雇了马车过来要搬走自己的行李。

她悄悄地对甄公爵说,我答应他的求婚了。

12
当求婚发生的时候,他们谁也没有料到。

白抓着白色的桌布单膝跪地,短暂地诧异了一会儿自己的冲动后他挺直背,另一只手拉过蓉大小姐的手亲吻她的掌心。

他想着,爱哭的小姐姐呀,我把我的一颗心给你,你要不要?

13
甄公爵死在大雪纷飞的冬天。

14
“今天外面好像很冷,是下雪了吗?”甄公爵翻着一本厚厚的书。

“是啊,很大的雪。”来人搓了搓手。

“我查到了一些很有趣的东西,”甄公爵放下书看着魏管家放在桌子上的咖啡,“关于一个孤儿院……”

来人打断了他,“所以你今天约她来就是要把这件事告诉她吗?”

“是,也不全是。”甄公爵喝了几口咖啡,屋子里太温暖,已经让他有些昏昏欲睡了。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一直在找她。”来人穿着邮差的制服,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你可能不太清楚活着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我很努力的要活下去,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我骗了很多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从不在一个地方停留地太久。”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她。”

“在葬礼上见到她的时候我觉得那就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候了,我没想到后来她竟然还会和我聊在一起——哪怕只是因为那个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骗来的戒指,我不在乎。”

“她想要的不是我也没有关系。”

“我会把我变成她想要的。”

① 题目来自木心的《云雀叫了一整天》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