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一

烈焰灼烧,我方为我

【黎湾】

※没看过原著,所以可能会有bug
※黎簇×梁湾

01
18岁。

黎簇之前不是没有想过自己的18岁是什么样子。

他那个时候想,等他18岁的时候说不定就要去大学了,和苏万啊杨好啊一起。

也许会在一个大学,也许甚至连在一个城市都做不到。

但没关系,经常见不到也没关系。

友谊地久天长。

也许这就是对于他最好的18岁。

02
之后梁湾对他说,每个女人都有一个关于沙漠的梦。

那是梁湾浪漫的梦。

而对于之前的黎簇而言,沙漠就是一场噩梦。

这个噩梦由50块钱而起,是刀子残忍划过脊背的痛苦。

这个噩梦也由吴邪而起,是他艰难吞咽下去的臭豆腐。

那些步履维艰的人群,一个一个死在他的眼前。

这是他该死的18岁。

03
是痛苦的,就像被迫要破茧一样的痛楚。

黎簇,黎簇,黎簇。

像催命一般的叫喊。

04
只有一个人是不一样的。

05
那个人一开始叫他小屁孩,后来叫他死孩子,再后来叫他,黎簇。

三分迟疑三分依恋。

06
他喊那个人梁医生,湾姐。

也喊她,梁湾。

07
梁湾。

08
他本来不想让梁湾卷入进来的。

她那么漂亮又娇气,就应该精致地生活在城市。

可她又该死的那么地聪明和坚韧。

在梁湾来到沙漠的时候,沙漠似乎也变成了他的一场浪漫的梦。

梦里有闪闪发亮的仙女虾,炫丽的冷烟火,白色的沙漠,清澈的海子,他背着她,一步步地艰难地往前走。

梁湾说她不要沙和尚,也不要猪八戒,她要她的盖世英雄,脚踏七彩祥云来接她。

然后她在夜里的时候跳过沟渠来到他的身边,从背后抱住他。

他们在夜里炫白的沙漠里相拥,梁湾在他的怀里哭泣。

那时候黎簇想,原来我的18岁,是要成为一个女人的盖世英雄。

09
苏万说,你不是喜欢她吗?

他带着点调侃与笃定。

反而是黎簇,在梁湾的注视下慌慌张张地否定。

别惊动我爱的人啊,等她自己情愿。

黎簇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想到这句话。

那是他曾经不喜欢的那种诗人的欲言又止。

10
后来梁湾在他怀里痛哭的时候,他带着点不确定轻轻抱住梁湾的头。

我喜欢你啊。

评论(2)

热度(84)